音七/安北顾。

关键词:谦喻/喻文州/蓝雨/梗题

全职淡圈中,除了喻文州和谦喻什么都不知道(。)

曦瑶&双道长不拆。目前还没有产出但我真爱他们……。

请多指教。

【江澄中心】生平大梦不必醒

@一群鸭在天上飞 本来是去年想写给你的……今天看到了就补完了算是和你分别一周年的礼物吧(?)

江澄中心,ooc有,cp无,剧情逻辑混乱。

=====

江澄做了一个梦。

江枫眠抱着茉莉,妃妃正懒洋洋地趴在他脚边,突然“喵”了一声。江澄定定地看着它,对这位故友显然不是很熟悉,直到在狗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幼年时期的影子,他才笑了一声,只是脸上看不出什么笑意来。

他说妃妃,你是一只狗,不要去学猫叫。言语中多有些意味不明的指代。

阿澄。他听见江枫眠叹了口气,你还是恨他。

江澄的脸上出现了很短暂的迷茫,然后他偏过头,冷哼了一声。

我怎么不恨,我凭什么不恨。江澄道,声音猛然拔高又倏地落下,我...

【邱安】实验0007

*去年的稿子,拿来混个更x勉励自己不要用来当邱生贺(……)

*cp是邱非x安文逸,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paro

*雷点:嘉世反派设定……。


=====


SIDE A

安文逸睁开眼睛,不出所料看到一片刺眼的白,像是时间空间突然静止。房间里没有钟表,隐匿在雪白墙壁间的门拥有值得骄傲的隔音系统,阻挡了外界一切声音的传入。安文逸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身下的床,柔软的床垫让他稍微有了些真实感。

这是一个静止的世界。安文逸心想。他在白色的床头柜上摸索了几下,找到自己的眼镜。戴上眼镜后的世界要清晰得多,可惜四周仍是白茫茫一片,无论他戴眼镜或者闭上眼睛,其实都没有什么影响。

这是个白色的世界...

一个罔顾人伦的花吐症。

发个片段。

结局暂定为少女喊着“男人算个屁老子要学习”然后放弃心中所爱,战胜了花吐症。

刚刚突然想到一个很想看的梗。

喜欢上不可能的人+不敢告人的单向暗恋+花吐症

试图暑假动笔,还有两天……。

【填词】地理什么的不教啦

表达一下对班主任的心疼。

=====
地理什么的不教啦

原曲:《歌姬什么的不干啦》
词:江韵

放弃啦 不干啦 教个地理累死啦
每天辛辛苦苦讲这讲那还要把图画
音乐啊 美术啊 老师通通都回家
交通运输背不到的人再也别想放假

讲课前随口问问地形区
以前说过的地方全忘记
三江源三江并流分不清
还在问哪是西宁

欧洲西部也敢被飓风袭击
长江上游种三北防护林
水土流失发生在平原地形
批作业 净在乱写 给分不知 何从下笔

划个区建个厂 又不比你修个房
科技政策 交通原料 劳动力市场
污染水和大气 河流下游下风向
风怎么吹自己给我想
风频图在图上
季风要转向

放弃啦 不干啦 教个地理累死啦
起早贪黑上课六十分钟背后还遭骂
数学啊...

【填词·山柏】一遇

这就是我半期考政治又没上A0的理由。

希望有翻唱小姐姐不嫌弃我的词(。•́︿•̀。)

题目来自我的 @邀月同住 宝贝

=====

一遇
原曲:《电灯胆》
词:江韵

夜色孤寂月色隐隐 打马轻骑前行
除却君身孑立 谁人堪配白衣
匆匆逃离大梁身携一《法经》
慕名前往欲览秦公求贤令
纵南陌成雪 仍誓不负君

孤身越山岭 踏雪访国情
既斩棘披荆 为悠悠黎民
陈词九策强秦 对坐慷慨痛饮
从此同心永为知音

据理力争高人之行固负于世
礼法以时而定制令各顺所宜
亦笑所谓学者皆溺于所闻
指点江山势在必行

治世不一道便国又何必法古
三代不同礼而王为政亦清明
圣人云不法其故苟能利民
欲强国必先立法令 有令必行

乌鹊绕树寻觅于黑夜冥...

TD的恋爱循环

这是一个放飞自我,TD is just想象,与真人无关。

===
TD的恋爱循环

词:音七

预备
那天你站在讲台上
演讲时忽与我对望
心跳加速突然很想和你说声念想

[念白]
我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这样的你。
你对我笑,对我哭,
在被鬼故事吓到时爬我的床,
我都会记得,
一个细节都不会忘。
我想和你在一起,
不是因为和你同班三年又三年,
是因为我喜欢你,
只喜欢你一个。

胖哥 快过来 这里 有精彩
他们在干什么猜一猜
我们俩之间真的清清白白
拉郎 也无奈 cp 迟早die
胖哥他就算是自己来
也不愿意和我一起愉快

三年同窗沉淀的过往
我在你心底到底是什么样
不小心同你指尖相触时的一丝微凉
走在回寝室的路上
满身温柔笑的月光
总滑稽的...

一个电话诈骗梗。老梗了。

=====
“喂,哪位啊?”

“你说你是喻文州啊,哪个喻文州?打荣耀那个喻文州?认识,我认识,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方士谦呐,当初跟你一个队的,就是我退得有点早,现在想起来了吧?”

“想起来就好,我还怕这么多年不联系你已经忘了我们这些个老朋友了呢。”

“你先别急着说有什么事,我猜猜啊,要结婚了?”

“还真是呀,但我有点事情可能来不了了。说起来你快三十了也该结婚了,伴郎请的不会是黄少天吧?那得多折腾人,也就你受得了他了。”

“你问我怎么样?我最近挺好的啊,倒是你,现在胃还疼吗?你说你以前怎么那么作,为了研究个新战术动不动就不吃饭,落下病根了吧,结了婚之后要...

【谦喻】方士谦有病

*文州生日快乐我爱你!


*生贺第二弹,ooc,希望有第三弹。


*雷就雷吧,我不管我不听。这是一个方士谦被迫按照王杰希笔下方士谦性格说话的悲伤故事。


=====


【谦喻】方士谦有病


喻文州迷迷糊糊按掉闹钟,身体各处的酸痛还隐隐约约作现。他勉强睁开眼睛看了看时间,六点半,昨天早起出门的闹钟忘了关,方士谦亲自录的闹铃高声响起倒是吓了他一跳。


希望方士谦没有被吵醒。喻文州眨了眨眼睛,神智清晰了不少,朝自己的右边看去。


却没看见方士谦的影子。


他猛地坐起来,定睛看着本该睡着一个风里雨里都岿然不动的方士谦的床铺——没有人。


喻文州习惯了方士谦七点半起床...

【谦喻】最初的模样

*喻文州,生日快乐。我超爱你的。

*生贺第一弹,说不准还有……。

*我流谦喻初遇,ooc,多bug,代噶多包涵。

=====

【谦喻】最初的模样

方士谦原先是见过喻文州的,在很早很早的时候,或许那个时候喻文州都还没有见过王杰希,也没有跟黄少天达成什么友好的关系,还一个人在训练营里操作着自己的卡摸爬滚打。

魏琛喜欢蹲在训练营门口抽烟,顺便看看有谁会主动提前来训练——反正黄少天是不会来,除非有西瓜供应。那种情况下总能看见黄少天飞快地跑进来,又飞快地完成一组训练,顺走几块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西瓜然后飞快地溜走。

方士谦却尤其喜欢冬天来蓝雨比赛——因为可以去食堂蹭关东煮,蓝雨食堂出品的良心...

1 / 20

© 音殇七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