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七/安北顾/江韵

全职初心谦喻谦,谣夕一嗑嗑一天
真人上阵同学情,原耽君臣久长时
庄惠好吃受不了,山柏大旗永不倒
悲惨男配得我意,冷坑求生靠自己

随手乱涂。。。新兰相声pa
图不重要!看字!
随便脑洞了一下
兰:工藤老师,推理大师,足球队长,还会拉小提琴
新:您客气
兰:就是歌唱得……天哪难以想象
新:这事儿可以不提
兰:总之,相声说得也不错,多才多艺。我也好想成为工藤老师啊。
新:您可以啊,工藤兰老师?

【谦喻】情侣离间69问(1~14

*题目来源于网络

*提前的七夕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ooc,可能雷

*cp:方士谦x喻文州,同好群走144473259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可能永远没有15了

=====

回答者:方士谦 喻文州

主持:叶修

特邀嘉宾:王杰希 黄少天

1,两位的姓名是?你们是如何称呼彼此的?

谦:方士谦,叫他文州,偶尔会叫小喻。(笑)最近也会叫鱼鱼。

喻:喻文州。以前叫前辈/方神,现在叫士谦。

叶:他不逼你叫叫老公啥的?

喻:(微笑)叶神可以自己回家试试。

黄:试试啥啊,试试逼小蓝还是试试自己叫?

王:估计都够呛。

2,谁是攻谁是受?这是根据什么决定的?

谦:我是攻。哈哈哈...

【许墨x悠然】脉脉

*文题无关


*ooc预警,第一人称预警,作者一年没打游戏预警,失忆预警,各种预警……


*与 @无音先生 月考复习时间手写拼字的结果,我才打出来……我好慢,字数2k2


=====


他叫我第三次的时候,我终于迷迷糊糊眨了眨眼镜,惨白的天花板勾起不太美好的回忆,我干脆又闭上眼,头缩回被窝,权当没听到他的深情。许墨朝房间走来,他腰上从不挂叮当作响的钥匙,走路也少有声音——像极了我的高中班主任,但我知道他来了,我甚至知道他来之前已去过一次实验室,萦绕了和医院相似的气息,平白让人生厌。


说来也奇怪,我记得高中班主任,也记得初中同学,可记不起以前的自己,当然也不记得他。我坐在他...

【qwq】818我曾经的组长和他的gay密

存档


江韵韵韵韵韵韵:

*算是RPS了吧大概(。



*有ooc,是一个或许有的系列之一。



=====



江油一中闲情论坛-我听见爱情驻守岁月的信仰-818我曾经的组长和他的gay密



代噶好,我四楼主,我今年五岁。

开个玩笑,这里是荆州楼三楼的一个小可爱(?),换句话说就是高二的理科班啦,今天要来818我曾经的组长和他的gay密!

0L 今天也要嗑西皮的墨尘



欧,这个恐怖的开头。刚有事找文科班小姐妹帮我打的,她可真是个棉花糖公主。

我,墨尘,今天在这里,和所有人分享我每天必嗑的cp(...

踩着寒假的尾巴剪了个山柏。

链接放评论了,好歹是产粮呢(。

【谦喻】网购达人方士谦

*我也想不到,上一次我写谦喻居然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同好群走144473259,虽然我感觉这对已经凉了。我枯了。

*喻文州十九岁生日快乐!!!

=====

有的下午,阳光很温暖,斜靠在沙发上的喻文州会想,究竟是谁教会了方士谦网购。

 

沙发上是方士谦网购回来的坐垫和毯子,还有定制的防风等身抱枕,比方士谦本人还要高一点,让喻文州一度怀疑他当初填资料时身高作假。窗台上是方士谦网购回来的仙人掌小盆景,本来放在电脑桌上,有一次方士谦抢boss太兴奋往桌上一拍——从此把仙人掌拍到了冷宫幽居——其实阳光还挺好。茶几上是方士谦网购回来的巧克力和瓜子,巧克力是35%的牛奶黑巧克力,

重刷侠岚又感觉嗑到了似糖非糖的东西(

第一季17集,老师给三个孩子解释谣叔的时候,说“他一怒之下,失去了理智”。

但回忆里面说,谣叔说“你知道我为了获得神坠放弃了多少吗?”就像是蓄谋已久。

说明老师从来没有相信过谣叔是想要背叛的吧555(强行

【谣夕】灵魂伴侣

灵魂伴侣的梗来源于《少女布莱达灵修之旅》,有适应剧组的修改。

深夜非。ooc。但我对谣夕的爱是真的。

云丹→谣叔 单向预警

=====

云丹远远地站在扶桑树下,山鬼谣手枕在脑后叼着片树叶吹着口哨,走得潇洒自在,他身后的弋痕夕抓了抓头发,几步跑到他跟前。

云丹能看到山鬼谣眼里闪烁的奇异的光彩,和弋痕夕眼中的如出一辙,明亮至灼人。而她从很小就明白那个光芒意味着什么。

——灵魂伴侣。

她进玖宫岭很早,懂事也早,见多了暗生情愫的侠岚,他们中极少是上天注定的伴侣,更多是还在寻找与自己灵魂契合的人,不过在寻找过程中,先被自以为是的恋爱迷了双眼。

她第一次见到那样强大的、爱的力量,竟然是在两...

留空

【谣夕】故事二十题(1~7)

原题来自 @痴茶 太太~已授权

很久没更新了,惭愧。

ooc有,但我爱谣夕是真的。

=====

1-很久很久以前
  
弋痕夕想了想,清清嗓子开始讲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他开口,浮丘不满地举起杯子朝他晃了晃,云丹捂着嘴笑了笑,天净沙拍拍他肩膀:“弋痕夕啊,难得玩个击鼓传花,你说你讲故事也就算了,还这么俗套一故事?你这不行啊。”

而当事人温和地笑了笑,一旁坐着的山鬼谣也和蔼地笑了笑,抚摸着手上的绷带看着众人。

弋痕夕的故事继续讲了下去。

“很久很久以前,我还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但我遇到了山鬼谣。”
  

2-这个故事是关于我一个朋...

1 / 23

© 音殇七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