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七/安北顾。

关键词:谦喻/喻文州/蓝雨/梗题

全职淡圈中,除了喻文州和谦喻什么都不知道(。)

曦瑶&双道长不拆。目前还没有产出但我真爱他们……。

请多指教。

【伞喻】无题

*cp是苏沐秋x喻文州,没有南山双鬼没有伞修。

*好像是修改了一下,事实上并没有。

*关于叶修还是叶秋的问题,手边没有巅峰荣耀,查了一下度娘,伞哥应该是知道的,感谢 @咩子 姑娘的纠错w

*ooc,ooc,ooc。

*能接受?那么开始吧!

============

苏沐秋走的第十个年头,叶修去他墓前,摆了一束鲜花。

“世邀赛冠军我们也拿到了,沐秋,好好睡吧。”苏沐橙站在叶修身旁,抽纸擦了擦眼泪。

苏沐秋的灵魂就坐在墓碑上,他说谢谢,他又说真好,只是站在他面前的人一句也听不到。

苏沐秋知道自己是鬼魂,也明白叶修和苏沐橙看不见他也摸不着,更是听不见他的声音,但他就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他……还好吗?”

陈果他爸走过来——说是走,事实上他是飘过来的:“小伙子还在记挂那个世邀赛队长呢?跟你说了不是小果他们队里的。”苏沐秋嗤了一声,“我知道,我就是问问。”

“你这人,尊老爱幼懂不懂?”陈父吹胡子瞪眼的看着苏沐秋,最后摆摆手又飘回自己的墓里。

苏沐秋看也不看他,注视着叶修和苏沐橙,直到他们一起走出了南山墓园。

 

苏沐秋在某一天突兀地又睁开了眼。他有着一切的记忆,甚至是车祸的景象他也记得清清楚楚历历在目。

“这是哪儿?”苏沐秋确信自己已经死了,四周的环境他从未见过,但这又不像是书里描述的阴曹地府啊——一块块整整齐齐的墓碑他还是能够看到的。

“小伙子醒了?”陈父笑眯眯地看着他。

“醒了……?”苏沐秋伸手去触碰自己的墓碑,却穿过了灰色干净的石块。

哦,原来他变成了鬼魂。这里,是他的墓。

他有些茫然地看着,然后便发现有人走了过来。

那年是荣耀联盟的第六赛季,叶修像现在一样站在他墓前,轻轻对他说了几句话,什么蓝雨轮回微草霸图,什么常规赛季后赛,他更加茫然,只想着这大概是新的战队,和荣耀的比赛吧。最后叶修有些低沉地说,嘉世……再后面的话他没有听清楚,模模糊糊便又闭上了眼。再醒过来时陈父站在他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伙子啊,要不要出去看看?”

苏沐秋突然有些期待地点了点头。

“等你先学会做鬼的基本常识再说吧——”陈父哈哈地笑了起来。

 

等苏沐秋学会了坐在墓碑上,陈父带着他走出了墓园。他们光明正大地走出了大门,光明正大地坐上出租车不给钱——反正没人能看到他们。

苏沐秋往车窗外看,看着大厦上的巨幅广告沉思。

陈父也张嘴啰哩啰嗦地说起来:“这就是那个叫荣耀的游戏吧,我家闺女也迷上这个游戏了,小年轻你也玩过吧?哦哦就那个广告,今年的冠军好像是那个蓝雨,这个广告就是他们队长,是姓喻还是什么哦——”

苏沐秋直接跳出了车,飘到了广告前面。喻文州。他念出了这个名字。

“我原来也打荣耀。”他对陈父说。

他突然十分好奇这个战队,和这个战队的队长喻文州。是要比叶修还要强吗?他前几天陪陈父聊天时恰好碰上陈果来,他也就笑着听陈果说着原先嘉世的三连冠,如今却被蓝雨一轮打下,语气中尽是埋怨与责怪。

他便突然有些担心叶修了。

后来他挺满意地走出嘉世的大门,叶修长高了些——比起17岁的时候,沐橙也长开了,女大十八变越来越好看。他有些得意地想着,我的妹妹,就是这么漂亮。

而后,他惊讶地看着与他擦肩而过走进嘉世的人。苏沐秋记性一向好,他脑海里映现出巨幅广告上喻文州温和的笑脸,再与眼前的人完全重合。

“沐橙,叶神。”他听见喻文州的声音,要命,这声音真好听,差一点就赶上自己了。

“文州来了啊。”他又听见叶修懒洋洋的声音和苏沐橙惊喜的一声呀。

他们关系很好?苏沐秋不经意皱了眉。

他便是第一次见到喻文州。

 

再遇见喻文州就是第十赛季的事情了,他听叶修说组建了新的战队,赢了挑战赛,今年就要准备拿冠军了。他从不怀疑叶修的话,无论是当年的一句携手荣耀,还是如今的连胜宣言。

既然叶修说了兴欣是冠军,那么兴欣就一定会是冠军。所以他还是等到季后赛——应该是这个名字,的时候再去看吧。

这一场蓝雨对兴欣,苏沐秋被喻文州圈了粉。南山公墓新入住了一个姑娘,是个蓝雨粉,天天给苏沐秋滔滔不绝地讲她男神——便是喻文州了。苏沐秋表示对喻文州的手速很感兴趣,然后就被这个标准的励志故事震惊了。

然后他想起了那一年看到的喻文州。

再然后,他看着与叶修打擂台赛的喻文州,表示十分佩服。

 

后来就有了世界荣耀邀请赛,队长是喻文州。苏沐秋得知这个消息时也没有多惊讶,似乎本应如此。

他顺便在心里嘲笑了一下退役的叶修,然后很忽然地想起了喻文州。

“老人家,我们可以去很远的地方吗?”苏沐秋拍醒了在补觉的陈父。

“什么老人家,我还年轻得很!出去?到哪去?”陈父瞪了他一眼,“随便你啊。你要出远门啊?去什么苏黎世找你老相好?那带上我啊,我们家小果也要去来着。”

“看什么老相好,谁看他啊。我去看我妹妹,还有他们那个厉害的队长。”苏沐秋十分不耐烦地回答道,“走呗,咱俩一起。”

两只鬼一起出了墓园,跟苏沐橙登上同一班飞机,到达了b市。苏沐秋本来想守在苏沐橙身边,却忍不住走到了喻文州后面。

喻队长真好看,不愧是我粉的人。苏沐秋心里感慨着。

然后,苏沐秋就在喻文州身后跟了一个月。直到中国队夺冠,直到他看见十四个人一起举起金灿灿的奖杯,笑着笑着都泣不成声。

陈父乐呵乐呵地说,看啊那就是我女儿的队伍的队长。

苏沐秋也乐呵乐呵地说,看啊那就是我喜欢的人。

陈父看他的眼神立刻就不对了:“还说不是来找你老相好的!”

“我说的是他们队长!”苏沐秋不假思索地回答,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

“卧槽我喜欢他们队长?”

陈父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第二天中国队准备启程回国,苏沐秋依旧漫不经心地跟在喻文州后面,悠闲地迈着步子。

在苏黎世的某个街头看见中国老人的算命摊子,方锐嘻嘻哈哈地戳了王杰希一下:“王队去看看你本家?”

喻文州轻笑出声:“那就都去看看吧,飞机不急。”

于是十几个人浩浩荡荡地走过去,老人高兴得给他们拿着板凳,说张佳乐命里缺金,说肖时钦命运多舛。而后,他愣了一下,看着喻文州,定定地道:“小伙子,你后面有个东西。”

“嗯,我后面有什么啊?少天是你吗?”喻文州不怎么在意地笑着。

“没错就是我啊队长你太聪明了!”黄少天也笑嘻嘻地回复,完全不把这话放在心上。

“不……我是说,有个,本来不应该存在的东西。”老人讲话的声音很低沉,国家队众人在那一刻沉默了。“这个东西啊,可能会吸点阳气,小伙子回去以后上上香,拜一下认识的死人啊。”

喻文州很僵硬地回答,好的,谢谢您。

苏沐秋觉得整个人都有些混乱,前面的一切都好,但是……吸阳气?

自己的存在,会造成什么不同么?

他是真的害怕喻文州会出什么事情。

 

苏沐秋记得,回到南山公墓的时候,自己对着陈果她爹劈头盖脸一顿责问:“老人家你也不告诉我会吸走别人阳气这种事情!”

“多大人了还信这些说法。”陈父十分鄙夷地看着他,“你在别人身边晃一辈子,嘿,说不定他会少活——大概一个小时吧。你以为阳气那么好吸,照他那么说,守墓的李老头早就该来陪我们了呢!”

而现在,叶修和苏沐橙刚走,陈父在一边唠唠叨叨,苏沐秋就发呆一样看着远方。

一个清晰的脚步声传过来,苏沐秋一惊,陈父啧啧几声,扯扯他的衣摆:“你暗恋对象。”

喻文州手里抱着一大束花,苏沐橙最喜欢的那种话,苏沐秋也叫不上来名字。他现在呆呆地坐在墓碑上,想要抬手去触碰一下喻文州的脸,却没有勇气——他也知道不可能,他只会看见自己的手穿透喻文州的身体,但是却什么触不到一切。

“是苏前辈吧?”喻文州轻轻弯了弯腰,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从苏黎世回来之后,我寻思着祭拜一下认识的朋友,想来想去没有谁了,突然想起您来了。

“我大概也只是单方面认识您吧,听叶神和沐橙说起过,却不知道您的爱好——喏,连花都是沐橙喜欢的种类。

“秋木苏很厉害,君莫笑的千机伞也是极品的武器,很佩服您。事实上我才接触荣耀时,曾经与您打过一局竞技场。您真的很强。

“一直到现在,我都认为,第一神枪是秋木苏,是您。

“我很喜欢您。”喻文州一字一顿地,认认真真地讲到。

苏沐秋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飞起来了,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那种运动。他从未想过喻文州会认识自己,但好像并不费解,天意如此。

喻文州规规矩矩地将花摆在了叶修送的花旁边,朝着他的墓拜了一拜,迟迟没有离去。

“小伙子运气不错。”陈父感慨地说。

“老头子你说什么啊,我现在这是什么了?”

“每一个灵魂,只有被自己喜欢的人也说了喜欢,才能够重新投胎啊——虽然喻小子可能不是那个意思吧。”陈父若有所思,“我心尖尖上那个人比我走得早,怕是早就不在人世游荡啦,我这个孤老头只能继续晃着了。”

“小伙子啊,好好去吧,下一世记得注意交通安全啊,老头子可不想多早就再遇见你了。”

喻文州终于走出了墓园。

苏沐秋最后一次闭上了眼睛。


======

短小不精悍系列。

最后可以看做HE吧……

评论(10)
热度(39)

© 音殇七城 | Powered by LOFTER